列表页top

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文化艺术

春华秋实——孙鸣秋草虫长卷展惊艳亮相2021宋庄国际艺术节

2021-10-04 18:41国际收藏信息网编辑:百网联盟人气:


2021年10月1日,举国欢庆,上午10时,由个山美术馆主办的“春华秋实——孙鸣秋草虫长卷展”在北京宋庄画家村隆重展出,惊艳亮相2021宋庄国际艺术节。展出青年实力派画家孙鸣秋先生近期创作的精美草虫作品共计20余幅,本次展览最大的亮点便是他历经十月有余,完成近二十米的草虫长卷,兼工带写,所画草虫或飞或卧,或爬或游,轻灵洒脱、情趣盎然,栩栩如生;作品不仅笔墨清雅,声色并茂,质情天成;布局章法不落俗套,格调高雅,清新俊逸,自然简朴。能透过线条的内涵,领略呼之欲出的天然妙趣,承载着对于生命生存环境的无限梦想,让观众可以有无限的想象空间。本次展览还有一个亮点就是孙鸣秋分别与大写意名家徐忠平、王子虚、白阳道人、隋牟、张一南、郝中豪等人的合作作品,精彩纷呈,受到众多艺术家与收藏家的一致赞誉。


展览前言

金秋佳节,枫丹露白,橙黄橘绿,果熟瓜硕,岁丰物阜,绚烂赓以静美,春华结于秋实,天地之所馈,何其大也!江东王孙,画坛颖秀,墨客鸣秋,兼擅工写,尤精草虫,草间腾挪拾童趣,羽下行藏遣野兴,此其託志寄情也,遂妙成笔墨,驰誉丹青。

岁初惊蛰之际,鸣秋君偶发画兴,欲图草虫百状,乃种菜于东篱,栽瓜于南田,以滋草虫之盛,朝暮徜徉,旦夕闻觑,流连忘返,乐而忘餐,兴之所至,欣喜若狂,奔画室,捉笔纸,敛气息,写妙得,宛然在心者遂跃然纸上。旷日累月,经春历夏,终成廿米长卷,先睹者抚股掀髯,称许交赞,个山馆主刘海博君不忍藏珠,愿饲广目,以成众乐之美,遂举此画展,殊为雅事也!

睹此长卷,洋洋巨制,山川草木处,水墨写意,以状自然之博大,飞跃啼鸣者,工笔傅彩,以图生趣之精微。喻美人之领者蝤蛴,宜子孙之盛者螽斯,庄生之蝶,屈子之蝉,翩翩者蜜蜂蜻蜓,赳赳者天牛锹甲……诗经所载,古人曾咏,可谓诗成画意,画比诗篇。自然生趣之博大精微,宜乎此图真写生也!

或云:蜉蝣生于朝暮,螳螂只此春秋,草枯叶落,悲乎秋声。余对曰:诚其易逝,尤为可珍。草虫鲜有越年而生,众趣岂能一览无憾,此为二难也。鸣秋君此之长卷,涵山川之美,集百虫之趣,草虫易朽,而图画长存,可谓二难齐解,一饱眼福也!

噫嘻,此卷此展,足以慰世人之心,饫观者之目也!

贾谬/辛丑清秋于北京东郊潮白西岸南瓜山房

展览现场

展览现场

展览现场

展览现场

本次画展到场嘉宾有:丛无为、徐忠平、玲子、周晚峰、王学、王子虚、白野夫、白阳道人、李春遂、魏海波、吕布、高杨、冀问、任义、邱怀毅、郝中豪、郑默、刘巍、宽门、谭永虹、贾谬、周曼竹、李长生、梁超、达惠惠、丰伟、陈刚、康新科、王辉、王勇、大廉、曲胜利、张溪、王俊杰、王贵邱、戚嫣然、戚艳阳、郝祥羽、杨湛美、袁腾飞、刘宝剑以及媒体人游居龙、张军波、金龙辉等社会各界人士七十余人。

孙鸣秋《百虫鸣秋》长卷  长2000厘米 宽35厘米

《百虫鸣秋》长卷局部欣赏

《百虫鸣秋》长卷局部欣赏

《百虫鸣秋》长卷局部欣赏

《百虫鸣秋》长卷局部欣赏

《百虫鸣秋》长卷局部欣赏

《百虫鸣秋》长卷局部欣赏

在孙鸣秋的作品里,会看到一个新奇的草虫世界,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与自然亲密接触,漫步在草林之间,聆听自然的虫鸣之音,忘却世界的喧嚣,也忘自己的烦恼,欢迎再次加入孙鸣秋号草虫世界的奇妙之旅,欣赏中国新工笔草虫书画作品。

艺术研讨会

艺术评论家、主持人冀问

各位朋友,各位来宾:  十月一日,国庆节好!
 今天适逢国庆佳节,又是中国宋庄第12届文化艺术节开节之日!更是春华秋实——孙鸣秋草虫长卷展开展之际。个山美术馆盛邀诸位莅临,来参加鸣秋草虫长卷展。金秋十月,硕果丰收,虫鸣杳杳,气韵合流,韵致清雅,值得在个山相聚。雅集声声,锦瑟和鸣,品茗闻虫音,犹似在耳。细细观来,悠然而觉心怡!
鸣秋是一位有才华的年轻人,有如此造诣,是值得庆贺,值得激赏的。在座的诸位嘉宾和同仁们一定有许多要说的评语。那就让我们敞开心扉,来一次与鸣虫对话。对话岁月,对话十月,对话历史,对话艺术,就在鸣秋与秋虫对答中,来一次人生的洗礼,也即是这种自然之境,让人留恋了!秋风起,果实硕,该是摘果子的时候了!
诸位老师以心交心,达志共鸣,与虫和谐,与自然和谐,岂是他人能领悟的了的。那么各位老师,就此展开研讨会吧!

画家孙鸣秋

第二次在个山馆办展,我经常自己说几年一年检,现在专门弄了一下长卷,再年检了一次。感觉一下有没有长进,有没有给自己一点稍微的动力。感谢各位师友亲朋能莅临我的画展指导,再一次感谢各位对我的支持。

画家周曼竹

看了一下整个展馆的作品,展览主题春华秋实既是生活,也是真理,我们每年都有春华秋实,我们一生也是春华秋实,终有摘果子的那一天,鸣秋的表现是大自然风霜雪雨,鸟鸣虫蛰,是天籁之音。鸣秋与诸位画家能把这个大自然的天籁表现在画面上,这是一场视觉上的盛宴,带给我们每个人美的感受,祝贺画展圆满成功。

古琴家、画家魏海波

今天是第十二届宋庄艺术节,我是05年来的宋庄,每届艺术节我都会看,这次是鸣秋老弟给我发邀请,草虫在国画中像传统山水中的亭台楼阁,代表着画眼,画草虫的人对生活观察的细致,很多人都观察不到,一般只看到蚊蝇等害虫,但是大自然中有很多昆虫,所以一般人干不了这个行当,我偶尔也画上几笔,但我画不了这种形式,这需要有那种格物致知很精准的判断,还要有画眼,另外给别人配草虫也要考虑别人的画境,语境,而且今天第一次见到鸣秋老弟的手卷,很不得了,祝贺鸣秋老弟这次展览圆满成功。

艺术家徐忠平

首先祝贺鸣秋老弟又一次办展,虫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是一种痒,文邹邹的词我就不说了,我看完今天所有的虫子有一种感觉,我觉得虫子微小到卑微,甚至有时候眼睛是看不到的,也不会察觉它,也不会在乎它,但是今天我觉得在这些虫子面前,我觉得自己非常卑微,我变得无比的渺小,我比虫子小多了,这个世界啊,就是因为人们看不到这些微小的虫子,变得狂妄自大,变得膨胀,变得把这个世界搞得乱七八糟,即将毁灭,如果更多的人能像鸣秋一样,来感受这些微小的生命,来尊重这微小的生命,来发掘这些微小的生命,来彰显这些微小的生命,其实它彰显的是一个什么?就是看到这个世间他一个微小的东西,他具备全世界的这个品性,所以说鸣秋他这一个小小的举动,非同小可。唤醒了人们,让人们重新去考量,人类为什么会这样?所以说我非常敬佩鸣秋,通过这样一个小虫子,让我们知道人的卑微,我觉得这是我的觉醒,我希望会唤醒更多人。当然啦,要说成那个画内的话,我觉得他相比齐白石老人有过之而无不及,因为我们知道的,从古到今,我们没有见到太多齐白石之前,画虫子的专家,齐白石给我们留下了大量的草虫作品。但是今天鸣秋的虫子,他不是和齐白石一样,为了配画,来画虫子,因为以前都是为了配画而画虫子,他是找到了一种新的语言,对比关系来画虫子,而鸣秋不是他的,全是虫子变的,就像庄子说的,你会变为蝴蝶,还是蝴蝶就是你啊?我觉得这就是生命的真谛,也是你绘画的源泉。

艺术家白野夫

秋天特别美好的时光,鸣秋秋鸣,这样一个春华秋实的展览,刚才也看了这个长卷,也是感触挺深的,因为什么呢?在这样一个时代里面,很多人都比较浮躁,浮躁的人比较多,大部分人都比较浮躁,都是为了名啊,为了钱啊,为了利啊,在追逐,无论用什么样的方式,但是啊,咱们看鸣秋他能用三年的时间来画这样一张长卷,起码来讲,他的心是安静的,他能真正的把自己沉下来,我觉得这也是特别需要的,这个时代特别特别需要的,因为人呀,容易被时代的这个洪流卷着跑,但是能独守自己心灵的一片净土,一片领域,这也是很难得的,尤其是作为草虫来讲,这样的一个主题来讲是非常好的,它好在哪里呢?刚才徐老师也说了这个,齐白石老先生画过虫,但是他,不是以工虫为主,我觉得鸣秋兄不如趁着年轻,多多的画,眼力也好,体力也好,精神也好,年龄也好,应该在这一方面,多多的的,扎实的再画几个,可能会更多的贡献,因为怎么说呢?刚才徐老师也说了,这个虫子是卑微的,是渺小的,很多可能在我们的眼中看着都不起眼儿,实际上,我们这个世界正是因为有他们,才显得我们真的是生活的那种美好,看到一草一木,一花一鸟,一石,使人心灵都有一种愉悦感,只心灵都有一种愉悦感,这个是我们真的是需要的,那个名利地位,金钱,人人都需要,只有人的心灵那份宁静,追求精神的寄托,心灵的愉悦,那种小虫小草,能体现出人灵魂里面的安宁与渴望,这个是特别重要的。我觉得就像画的那个蝴蝶啊,还有那个蜻蜓。一般来讲,都是在熟宣上画的,能在生宣上,把它很细的细节刻画的,精致入微,这个需要功力和定力,更需要有耐性,而且他有一份爱在里面,他不是真爱这个东西,他画不了,画两天他跑了,所以说他一直能这么坚持,这本身就是一种修炼的过程,我建议一下,当然,当然你画的特别好用,这种大写意和工笔草虫相结合,纯工细的语言去对比,来形成视觉的一种张力,和视觉上的一种美学的愉悦,这种是非常好的,我提个不太成熟的建议,不知道可行不可行,不妨在整篇中,只画虫子,别的什么都没有,不管多大尺幅,你整个铺满了,全是虫子,那种震撼力比加上山石花鸟,更强,为什么这样讲?可能说这些有点不太合适,当视觉上有一种东西向你铺天盖地袭来的时候,人的心灵内里的一种震撼,那个东西是里面的,不是外面的,不只视觉的他是从里面发出来的,那种精神的张力,可能会更大,也就是说,你强调一部分,把它强调到极致,极致的没法再加了,没有人能画了,没有人敢涉及了,别人无法企及了,那你就是最高的,你现在年轻,眼神又好,又有定力,真的应该把它画到极致,一想到那种画面,人立即就被打倒了,我建议不要加其他东西,因为那种表现方法呢?很多人都去那样表达你不妨,做到一个极致,把它画得无懈可击,纯粹单纯极致,这些只是我个人的一些见解,你能在这样的一个时代非常安静的去画这个是非常让人佩服的,感谢你给我们带来了这场视觉盛宴。

艺术家王子虚

我接白老师的话题,我很赞赏白老师这个提议,确实非常好,提出了这个想法,我马上就画面感出来了,比如说我们看蝗灾那个画面,铺天盖地黑压压的,直击你的那个感觉,像被电了一样的那种感觉,那个画面感很强烈,所以说那个鸣秋可能已经在做了,这个说明,又想到了我们前面,确实非常好。我说说鸣秋这个人吧,鸣秋这个人非常有意思,他是个很风雅的人,除了画画,他还平常这个喜欢昆曲呀,越剧啊,平常还咿咿呀呀的唱一唱,确实很风雅,所以说风雅的人呢,他做风雅的事儿。这些小虫子是一般人不关注的,他爱心特别大,你看我这一说这蝈蝈就叫了,所以说他是关注这些弱小的生命。他今年才三十来岁,这么好的年龄,这么年轻就开始创作这么巨幅的作品。刚才看到的那个长卷,我们也可以把它理解成小品,同时呢它是一个大幅的创作,因为它是一个长卷,是一个特殊处理中的一个载体。它既是一个大幅的作品,同时也是个小幅的,像文人画那样,它要放到案上,你一点一点地看,他需要到位的东西太多了,鸣秋这点做的非常到位。所以说我对鸣秋呢,我是毫不怀疑,他现在三十来岁,他再向传统打个十年,二十年,那是一个什么天地?所以我们对鸣秋很有期望。同时呢我觉得你这个向传统打的时候,一手还要生活,一手还要创作,还有一点就是你这个东西也可能会水到渠成,也可能你事先要做一点预想,将来的方向是什么方向,是今天这个方向吗?你比如说我们梳理一下,在我记忆中几个比较有印象的花鸟画家吧,比如说徐渭八大,是已经有定论的,我认为当代里面,黄宾虹花鸟画相当好。但是大家关注他的花鸟比较少,都关注着山水去了,黄宾虹花鸟给我的感觉比山水还吸引我。还有一个我认为创新,和画面呈现的,给我们那个画面的感觉,非常好的,朱屺瞻。他那个南方的那种润色,和北方的那种凌厉,南北兼容做的特别好。他是一个非常有创新,又非常成功的人。再往后梳理呢,当下这个花鸟画家吴冠南,他也是一个有创新精神,有改造精神的一个画家,他打破了这个花鸟和山水的这个界限,让他们之间的距离更近了,而且他还创作了很多积墨积彩等,这都是他的一些方法。我最赞赏他的是构成上的感觉。这一点徐老师也做了研究,做了这方面的探索,但是我认为徐老师的探索比吴冠南的纯粹,构成还要好。因为徐老师的那个呢,他不留痕迹,吴冠男这个构成还留下痕迹了,还没有达到那么自然。我见到的徐老的几幅,似牡丹又不似牡丹,带有传统笔墨的那种构成,吴冠男那个感觉还有些机械,单看不感觉机械,但是把他俩放到一个画框的时候,就会感到吴的机械,后面还有张桂铭,张桂铭的东西,他是有创新精神,但是我感觉他的没那么成功,过于图案化了,所以显得更加的机械。还有一个彭天诚,他也有自己的面目,再往下,那当然,咱们说说陈子庄,陈子庄的东西也好风雅,鸣秋的草虫特别有趣味儿,我觉得要多几个探索的路数,你要思索一下,会为你这个十年,二十年以后做打算。我画画,我的座右铭就是以学术的思想,游戏的心态,所以说呢,我们每个人都要有意无意的做一点“我的学术观点”。鸣秋呢,要一面拿出十年去深入传统,同时呢,要做一点这样的思考,对未来是一个打算,谢谢

艺术家白阳道人

从之前的《不鸣则已》到现在这个《春华秋实》,我觉得鸣秋进步了不少,我今天看到这个展览,是个山馆的一个成绩,也是鸣秋进步的阶段,我觉得我们彼此间都进步了,鸣秋还是一个比较有才情的画家,我作为朋友,十分鼓励,谢谢。

艺术家李春遂

孙鸣秋是我刚认识的朋友,我们也在一起交流了一下,我个人看画都是放在画上,很少去看画家个人,这个人是谁?我走进一个展的时候,是画给了我什么样的感觉?是画打动了我,我才信。让我产生激情,这一点很重要,我从孙鸣秋的画里感觉到一种非常清新的气息。这种气息在中国画里为数不多,都是在走些老路子,千篇一律,我们不能说是商品化,只是说中国人好多都在做同样的,但是在他的画里,有一种很时尚的心意感觉,这种感觉可能来自于他的年轻,有一种现代人的意识,另外呢,他比较注重情感,他是一个很感性的人,无论做什么?他都有带一些个人的感情色彩在里面,搞艺术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,艺术家之所以能创作出那种感人至深的作品,就是因为感情不同于一般的人,他是在用艺术的眼光体验生活。再观察周围细致的一切,它表现的是草虫,但它辐射的那种能量,那种人性的东西很大,我们以小见大,可以感觉到,他画里面的东西有张力的,尽管他现在多居工的这种东西,这种工是他深刻的那种,对物质结构的把握,他是用了功夫的,因为年龄的关系,他可能在形这方面下了功夫,他第一步走的非常好,随着年龄和他修为继续往下走,他的草虫啊,画得更加精道,所谓大道至简,就是拙笔不多,感觉很耐人寻味。不是说你非得画多少笔,一笔一描,就像头发丝一样去画它,我觉得他往以后走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,当下他把这个写意绘画和工笔草虫结合起来,总比结合起来,这两个极致的结合到一块儿,我感觉非常独特,刚才有位老师说全部画虫子是很震撼的,我相信它是很震撼的。那种可以去探索,但是,我个人认为东西不一定是大,也不一定是多,以小见大,反而更耐人寻味,每一个人的感受不同哈,它也能起到一定的效果,它主要是起源于画家本身的那种追求,因为每个人的修为和他的经历是不一样的,比如再经历一些他痛定思痛,九死一生的思考,我想他的画还会有大大的改变,和我们现在看到的这种清新活跃,年轻的生命力,他的画里面给我的感觉是这样的,同时我感觉有一些画还需要下功夫,比如画里面写意部分,我觉得还要沉淀,还要更有节奏感和张力,那个显得有点奇妙,但是工笔上的功夫比较到位,工而不工,我觉得以后做的事情还要思考,工笔画不一定面面俱到,如果真的要这样做,可能就有点匠。一个艺术家如何脱离匠?这需要考虑的。不是匠就是商品画,要么就是完全的装饰画。一个劲的往装饰形式上面把艺术的成分,绘画的成分丢掉了!这在我们当前这个社会上非常的严重。今天说这些,就希望鸣秋以后在这上面稍微注意。特别的感谢你邀请我来参加你的画展,祝福你的画展圆满成功,更上一层楼。

画家郝中豪

首先祝贺鸣秋兄三年后再一次一鸣惊人,首先说他很会滋养自己,从他所有的草虫,还有他的思维,他的思想都比较活跃,然后他的生活呢,他自己很充实,他这个充实的会玩儿,对玩儿很重要的是一种玩儿的心态,去画一些虫子,这些草虫,完全是从生活中来的,这个我想说的是他的草虫画的深刻,他这个深刻很入微,这是对于草虫来说,然后他用这个比较有思想的一个人,他把他自己学艺的部分。用一线的白描和略微大写意,得山石去表现,在独立,还在思考。这是很好,虽说是雕虫小技,但可见的,在这里可以说成大气。这个刚才这几位老师说了,其实那种张力就是一种呈现草虫的霸气。

古中医传承人、画家谭永虹

很高兴这次能看到百虫争鸣,那天开玩笑说的是:“春花秋月何时了,鸣秋不得了”,虽然是开玩笑,但是往后走的话,路虽然很长,但是前面都在做铺垫,东西的话,草虫画了这么多,然后,确实也很震撼,整体的路径,这几年的变化,也可以看到一个人心境的变化,画草虫心很静,这是一个法门,其实就是一个修行的过程。而不是把它当成一个任务去完成,所以我想的话,虽然草虫的面貌,没有多大变化,但是,草虫的精神感染力,他的的变化,这是我们内修的过程,在我们慢慢修行的过程当中,心越来越静的时候,神就出来了,另外有很多东西还需要出神入化,假如只是形上的东西的话,我想一般的几年就会了,神上的东西可能需要修养,我早两年有一个感想好的工笔画,应当是书法,好多书法应该是心法,好的心法应该就是一个人的见识和格局啦!所以归根结底,工笔写意不分家,只是说,你的比例占了多少而已,他微观,你去看他很细节的部分,他就是写意的书法,他看着形上是很准的,但是他也是很写意的,很写心的,很能够体现你的气势和格局的,这个是内在的一个东西,可品处就在品质里面,像我们抓一只蛐蛐过来,或者抓一个小虫子过来,你的虫子和我的虫子不一样,就在精神里面,就在精神面貌上,祝贺鸣秋!

艺术家丛无为

听了前面专家和老师的谈话,很有感触,我感觉个山美术馆越来越有学术的气氛,还有老一代对年轻一代的关怀,还有同行之间的赞赏,就是在别的场合中很难见到的,而且能提出学术性很重的一个角度,刚才几位老师所说的他们的感悟啊,可能是他们人生的感悟,有的是专业的看法,还有的是从旁敲侧击,才会产生的这样一种共鸣,这是我刚才听到那些老师的感悟,我一生不画草虫,但是他有一种情景,虫子,他长的那么完善,那么美,有些色彩是那么的感人,又是那么震撼,如果你低下头,仔细观察一个虫子的时候,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很美好、很多彩,这就是我们人类能活下去的一种本质,而且还去把它画出来,这是一种爱,如果你是为了钱,为了名,那你是画不下去的,好多人为什么都离开了这个行业?你想一想,你的童年,你的少年,有好多画家都离开了,为什么你能留下来?是因为你对这个世界的爱,这是我的一个感触,其实草虫给我的启发是很大的,大家可以看一看我的色彩画,都是跟虫子学的,你看那个螳螂,你看那个金龟子,看那个毛毛虫,毛毛虫的那个形象,太震撼了,如果把它放大10000倍,我的天呐,一定会很震撼死的,其实就像我们刚才那些感悟啊,我们本身就是一只虫子,是有灵性的一只虫子,也许我们生长在哪个不知道博大的虫子一个细胞上面,如果我们这样去感觉一个世界的时候,就像徐老师讲的,我们就不妄自菲薄了,我们就不横行霸道了,我们是潜伏在一个细胞里,等待进化,是一种自我提升的进化,其实绘画就是自我修行进化的一个法门,他是视觉的一个法门,提到这个法门,就像刚才那位先生所提到的,你不一定非得画什么配景。虽然我们经常见面,我之前没有见到鸣秋的草虫,今天是第一次见到,他的草虫那么静心,那么安宁,那么专业的画虫子,这么一生,这样画虫子足矣,提到虫子,我就想到齐白石,再一个就是我少年时代读过一本书昆虫记,是法国的一位昆虫学家法布尔所著,他在观察虫子和我们画家观察虫子的角度不一样,他在地里趴着,一天一天的每天写日记,有一句话给我的一生造成了影响。他说闭上眼睛,原来声音是从耳朵里进来的,他说堵上耳朵,原来东西是从眼睛里看到的,这些司空见惯的现象,往往被我们忽视了,在我成年之后读了一本书叫蚂蚁,也是法布尔所著,整整写了三本,他的角度和咱们是不一样的,他记录了在那个蚂蚁王国里的身份,等等,一系列的感悟让人记忆深刻,后来他还知道一个比她大了很多一个人类的存在,我们不要做一个文人画家,我们要做一个人文画家,就是从人文主义嵌入到一个你的绘画角度,你发现你自己的一个世界,刚才朋友们都提出了很多方式方法,我也和鸣秋草草的聊了两句,说你一定要发现属于自己的草虫世界,把你的感悟跟人类的生命联系起来,跟宇宙联系起来,也跟你自己的笔墨联系起来,于是你就会有自己的世界和自己的天地,你长期的做下去,你可以去和大自然学习,直接去观察昆虫,第二呢,去博物馆学习,博物馆有很多的书籍和绘画,还有一个就是跟虫类的历史学习,我提个建议,可以把字典翻一翻和虫有关系的文字,研究一下,我们的祖宗可了不起啊!蚂、蚁是两个事物,蚂、蚱,我们都把它归成一个事物。实际上,它们不是一个事物,还有蟋、蟀,他们都是两种动物组合起来的,两种形象,如果你带着这种知识,带着这种含量,再去画你的草虫,那就不一般了,绝对不一样,他会有一种潜移默化的作用,这种潜移默化是你通过自己的一种灵性是超越的。下功夫会有不同的发现,其实我非常感谢海博啊,他不会写字画画,却能把那么多的优秀的人团结在周围,给我们一个山,养出这么多的虫子,建议海博啊,再坚持10年,30年一定会养出大师的,在这种期盼下,在这种老年人,青年人互相扶持下,他一定会产生一种新的学术思想,这是一个让人宽容的时代。物质的丰富,精神的丰富,随着时代不停的开阔,我们一定能看到天外的虫子。

艺术评论家、画家贾谬

鸣秋他不光草虫画的好,他也是一个兼善工写,对这个写意,对文人画的这套笔墨语言,但是也很懂,现在最好的画家都离不开这一块儿,一套文人画的笔墨语言,但现在是很多画家就是太偏重于那种笔墨处理的这个层面。就是浓淡干湿,他是物理的东西,其实这个浓淡干湿,但是背后的主意才重要,这背后的东西就是意,就是文人画的萌芽的时候,在北宋,能多奠定一个基础的时候,他们就最重意的时代,讲意在笔先就说这个,回到鸣秋的这个草虫题材。我在给他写前言的时候,我就在想一个问题,如果用一种声音来代表农业文明时代,我想《诗经》已经给了我们答案,那就是田间地头昆虫的鸣叫,就这种声音。在今天呢,我们也很少有机会去感受的这个东西了,所以说鸣秋的这个草虫对我们这个是重新的体会,我们的童年,对我们在这个后工业文明时代去这个反思人与自然的这种亲切关系,我觉得这个意义是很重要的,也可以说是他的画的一个意义。讲到这儿呢,我就想到如果再用一个意象。来讲就是后工业经济时代的。这样一个意象,我想也是诗歌给了答案,表达爱就是爱洛特的谎言啊,我想这个徐公今天也来了,徐公的花草,他也回应了这个东西。所以这个也是一个意象,不同的是这个鸣秋的这个草丛,他是这个农业时代,在这个时代,我们已经过去了,所以说他的这个画调性有一种,就是带着回忆的调性的,一种小夜曲的那种感觉。而徐公的这个花鸟呢,它更像那个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啊,在这个工业化时代,在人类已经脱离了自然,脱离了这个时代。然后这个。去这个悲观的命运我讲这个瞩目它的意义就是自觉性强一些,所以我就想对比这个建议呢,就是你这个已经画出来了,但是你的这种自觉性,还是可以有提高的空间。

艺术评论家、画家张明甫

其实我的一个最深刻的感受,因为我对这个鸣秋的绘画确实接触不深,你只能使用感受啊。我首先的一种感受,就是这个山美术馆这个地方,就是一开始我也不怎么关注,我以前觉得观注什么中国美术馆啊,什么那些大型美术馆,但是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啊。我的感受是场地大,不一定学识大,这个场面大呢,也不一定学识大。就像吴冠中说过,以前我们的大学是这个学校小,大师多,现在是学校大,大师没有了,就是真正的大学之大,是学识之大。搞反了,像我们中国画,我跟别人说这个中国画,我还是觉得他始终要坚持这个笔墨的核心。我觉得脱离了这个核心,再怎么画?各种各样笔墨的画,都不应该是中国画,中国画理论离开这个东西就不是中国画了,所以看到个山馆的一些展览。我感受最深刻的就是这个地方是一个学识高地。不是跟古代比,我们只能放在这个时代,放在当下。我们现在的中国画普遍进入了什么描啊,抹啊,染啊,涂啊,完全进入这种状态,包括全国美展。有一次,我在宋庄工厂路,看到这个全国美展出的一本书,看完了,那个卖书的还问我要不要啊?我说不想要,因为我感觉这个展览里没有中国画,几乎都是工艺美术品。我就感觉个山馆这个地方是个好地方。这个海博啊。人家说什么窑烧什么罐。我感觉海博做的这一块。应该是有他自己那个很高的眼光,这个标准把握的很好。我就希望能够继续。这个标准下。推出一些针对于学术意义上的一些展览,不一定符合作品,拿到十幅作品、八幅作品。小展大学识。个山馆可能有一天。这个的影响就不一般啊。所以我对个山馆的这种感觉是,这是个很好的摇篮。对鸣秋的画,这个看得少,今天可能很多,因为以前我很关注你这个地方的个山八友啊,我很关注的一个原因是我很喜欢看画,我就看了一大圈,我看个山八友,给我的感受就是格调高。就是有那个味啊。就是作品有那个味啊。从元代的倪瓒,从苏东坡到一系列人留下来的,董其昌等人这些画。首先我们不是取深意,谈笔墨,起码格调一定高一定雅,雅致啊。这就是我看到这个山馆,看到鸣秋的画,我看他的画意思,第二个笔墨功夫,当然我说实实在的,笔墨也不是达到了炉火纯青,但是笔墨有一种东西很宝贵,很率真,很洒脱,在这个时代能够有这种东西很少,笔性就是心性,一定就是你的心性,你所有的内心世界全在你的里面,都在那根线里面。我一直说石涛一辈子到晚年就说了一句话,你所有的东西全在里面,所以我就想着鸣秋这种画里面有这种率真的东西。他这个里面有率真。因为这个社会人人都戴着面具,不说假话,就好像是真话,就是另类啊。因为它的笔里面很洒脱的,逍遥很自在啊,这个东西是很难得的,当然在这种艺术上好,生活当中有的时候吃亏,但是我们又像古人讲的,这个传家有道为忠厚,处事无情是率真啊,我希望就是能够把这种闲云野鹤,这种云和鹤这种放荡状态。在他的作品当中,继续发展,把握好。像你这个年龄,我认为你以后不得了。我感觉齐白石像你这个年龄的时候都没有画出这样的画,他59岁到北京来,之前他画的一幅画,在种意义上就是工匠画,没有达到这种东西,像你这个年龄,十年,二十年就是前面一个老师说了以后不得了,真的就是大家,我对你就谈这点体会,最后说一句感觉你精神可贵,前途无量!

艺术家周晚峰

我的一个直观感觉书画萧条的情况下,个山美术馆还是经营的挺好的,希望将个山馆砥砺前行,毫不气馁的经营下去,坚持下去,直到永恒。刚才走在街上,阳光这么强,车这么多,但总感觉人在阳光下和她没有任何关系的那种凄凉,我在想,如果说把这种很刺眼,很冰冷的凄凉,在绘画作品上面表现出来就是当代,我刚才也看了当代美术馆,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出现,没有发自内心的东西,就离开了。我们本身对于这个世界的思考,就没有意义了,刚在街上看到了一个很当代的东西,感觉就是这样,然后再回头看现在这个大街上阳光下的这种感觉,人孤零零的,车孤零零的好像没有明显的这个自然之间和谐的关系,如果把这个东西抓住了,本身就是很当代的作品,很当代的东西,这需要一种感觉,需要一种很高超的表现手段,刚刚感觉很强烈,就在思考这个问题,这就是我们当下生存的整个生存状况,在这个自然、花草、树木、阳光、马路的一种幻象的一种体现,这种体现它的本质是紧密相连的,我们都在其中,谁也摆不脱。现在都是睁着眼睛说瞎话,真话不敢说,也不能说假的,咱也不会说,我就感觉鸣秋挺好,画的也好,坚持下去,大家都好好努力,抓住我们这个时代,去进行深入的感受,这就是最好最好的当代。

画家邱怀毅

前几天,我也看了几幅作品,当然之前也看过很多,这次可能更全面的了解他的工笔写意的这种功夫,超出我的意料之外,于我来说,我也画一些写意,也画工笔,因为每个人的性情不一样,表达的东西也不一样,我希望从这里边能看到我自己所欠缺的一点,我昨天下午也做了一个这么艺术实践的讲座,谈了一些观点,今天来到这里,就感受到了那些话题,重新认识自己,艺术道路上所感受到的那种孤独,其实一个人内在的孤独,他不是说,对人生,对众生没有了兴致,因为要提醒自己,他要抛弃那些物欲,对于他的干扰,重新回归自我,重新回归对自我,对自然的一种解读,这种孤独也叫孤寂吧,应该说,它在回光返照,自我关照内在的时候,紧凑的一种错觉,如果他过了这一关,重新再做的时候,那就是圆满的境界。我和鸣秋都在路上行走,我愿意和鸣秋一起走向这个圆满的境界,我祝愿鸣秋的艺术越来越好,早日修得圆满的法生,祝愿展览圆满成功。

小画家郝祥羽

大家好,我叫郝祥羽,刚读高中,在前面老师的讲话中,我很受益,在这个鸣秋老师的画里面,也学到了很多,整体的感觉是非常棒,花呀草呀,我尤其是喜欢墙上的那幅长卷,有鸟、螳螂、金蝉;很自然,让我想到了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”的词句,受益匪浅,谢谢。

个山馆刘海博

今天是国庆节,也是咱们个山馆的节日,非常高兴,很感谢各位师友来参加鸣秋老弟的这次展览,个山馆给鸣秋第一次画是在2019年10月,叫《不鸣则已》,距今正好三年,这次叫《春华秋实》,祝愿鸣秋就像他笔下的蝉一样,不鸣则已、一鸣惊人,谢谢各位老师。

青年画家孙鸣秋1992年出生于江苏南通,无视喧闹浮躁,保持高度精神追求,10余年来笔耕不辍,研习古人各派草虫绘画真谛,画古人未见、画古人未画,除了常见的草虫以外,有些都是已经灭绝或濒临灭绝的昆虫,还有一些国外的昆虫,观其画作,笔触细腻,细节精致,毫厘毕现、生动活泼,有一种尽精微、致广大的意境,已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。


(来源:中国工艺美术产业研究院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国际收藏信息网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际收藏信息网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际收藏信息网,http://www.gjscxx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曾景祥写意花鸟画作品展即将在荣宝斋美术馆开展

曾景祥写意花鸟画作品展即将在荣宝斋美术馆开